扑克玩家的五大未知税

5-non-financial-taxes-pay-poker

记得曾经每当收到公司分红时,我都想哭,并不是因为金额的多少,而是因为巨额的税单。在我过去的生活当中各种纳税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本周看到了一篇来自福克斯关于世界扑克锦标赛主赛事决胜桌玩家纳税的文章,我只想用“呵呵”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作为美国公民必须知道,在美国所有人都必须缴纳所得税。

 

当然,Kenny Hallaert可能不需要,但是这个世界迟早会意识到扑克是一项竞技活动,所有人都是凭自己的实力获得奖金的,所以扑克玩家交纳个人所得税是应尽的义务。

 

2016“11月9人组”总奖金为$25,445,388,而美国、捷克和西班牙税务局从玩家手中获得的税收高达 $10,109,760。

 

福克斯给出的玩家税务表:

姓名 奖金 税额 纳税百分比
Qui Nguyen $8,005,310 $3,324,157 41.51%
Gordon Vayo $4,661,228 $2,398,800 51.46%
Cliff Josephy $3,453,568 $1,674,568 48.40%
Michael Ruane $2,576,003 $1,178,525 45.75%
Vojtech Ruzicka $1,935,288 $290,293 15%
Kenny Hallaert $1,464,258 $0 0%
Griffin Benger $1,250,190 $370,057 30%
Jerry Wong $1,100,076 $419,776 38.16%
Fernando Pons $1,000,000 $449,584 45%

 

财政税是最普遍的税收之一,但是斯多葛学派哲学学者告诉大家一个人所纳的税额当中涵盖多块费用,而这大几块其实是人们所忽略掉的。

 

 

1# 等待税

为了参加扑克比赛,职业扑克玩家不得不奔波于全世界。他们会在机场大厅、火车站、公交车站停留,而在停留的这段时间,他们是需要支付公共交通设施服务税,也称之为“等待税”。

 

2#八卦税

如果你在一场比赛中脱颖而出,那么公众媒体的焦点很快就会对准你。各大媒体杂志和电视节目都会邀请你,而在此之前的宣传和包装服务都不是免费的,所以玩家需要对此缴纳“八卦税”。

 

3#挫败安慰税

玩家不是机器人,在扑克赛事中难免会闹情绪。彻底摆脱不良情绪是不现实的,玩家需要做的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学会接受现状。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会有专业的心理导师为玩家进行疏导,而玩家也需要为此支付“挫败安慰税”。

 

4#压力税

在扑克赛事中,不管是赢是输,都需要缴纳压力税。扑克玩家都知道你再成功,也不可能逃避压力税。其实这有点类似于赛事服务税。

 

5#无聊税

在比赛中,一个人不可能一直一帆风水。比赛的周期往往都非常漫长,而有时候你可能一直都无法取得领先的优势。所以你需要为你的无聊支付税收。

 

人与社会共存,彼此之间相辅相成,税收高的原因是告诉你,需要为自己所有的行为买单。你在机场大厅或火车站等候厅滞留,你就应该为此支付相应的费用,要不然酒店的钟点房是怎么来的。一个人的成名是需要背后的公关团队一起努力的,人家做了该做的事,你也应该给该给的钱。心理辅导师都是按小时收费的,不管在哪里,都不可能有免费的心理辅导。在一场比赛中,不管结果是好是坏,你都必须学会去接受,去承担比赛所给你的压力,当然你也需要为此支付应有的代价。一场比赛再无聊,只要你还没有出局,你都必须坚持下去,自己要参加的比赛,哭着也要打完。

 

就如Ryan Holiday在自己的一本书中所言,“学会付出,才会有收获,关键是要学会享受自己的收获”。

 

 


将此文分享到:


转载请注明来自扑克人,本文地址:http://www.pkrcn.com/2191.html
除非注明,扑克人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顶部